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文/孫友聯(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

  2012年9月,馬政府提出「開枝散葉、固本培元─加強推動台商回台方案」,為吸引「旅中台資」回流,除了提供租稅優惠和工業用地之外,更祭出放寬回台廠商僱用外勞比例的措施,此舉立即引發了勞工團體的批判,認為以剝削外勞、壓低工資作為吸引廠商回台投資的措施,無疑只會血汗回流,使台灣繼續陷入低薪血汗的泥沼;不只勞工團體,這項政策同時也遭致許多台灣在地廠商的不滿和質疑,認為政府「倒退式」的補貼策略,讓選擇根留台灣沒有出走並努力產業升級的廠商,陷入不公平的競爭環境。

閱讀全文: 勞基法倒退式修法 斲喪台灣進步的契機

文/張烽益(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

  《勞基法》不到一年間大轉彎,很難想像,這是同一個政黨執政所為,這種史無前例的快速再修法,除了非是政黨輪替,否則幾乎沒有發生過。同樣的執政黨、同樣的總統與立委,唯一不同的閣揆。為什麼賴神會做出這種政策髮夾彎?
  十一月九日,行政院會通過了再修法版本:每月加班上限可提高到五十四小時但三個月上限為一三八小時,休息日加班改為核實申報,特休假不強制結算薪資可遞延一年,每七天強制中斷工作例假一天廢除、輪班間隔從十一小時縮短為八小時。

閱讀全文: 為什麼賴神第一槍就是指向勞工?----勞檢趨嚴,中南部中小企業把氣出在「一例一休」

文/張烽益(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台灣勞工陣線研究員)

  2016年一月勞基法有關「一例一休」的工時相關修法新規定開始實施,勞動部在經過半年輔導期之後,原訂七月份開始進行勞檢,針對違法企業進行裁罰,不過就在此時有許多地方縣市首長紛紛跳出來宣稱,將暫緩實施一例一休,即使勞檢也不進行裁罰,這等同於地方抗命中央,不執行中央法令。問題是,地方政府有此權限嗎?如果有,那豈不形成勞動條件一國多制的現象?

閱讀全文: 勞動檢查是勞權保障的萬靈丹?

文/孫友聯(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

  又到了每年第3季擂動基本工資調整戰鼓的時刻。去年,甫執政的蔡政府,在雇主團體鬧劇式缺席的情況下,基本工資調整了5%,從原本的20,008元調整成現在的21,009元,時薪也從125元調整至133元,成近8年來單次調整金額最高的一次。今年,雇主團體除炒作「一例一休衝擊」這個假議題之外,勢必也將在基本工資議題上大反撲,鋪天蓋地的對政府施壓,是否會影響今年基本工資的調整,考驗著蔡英文政府解決台灣低薪普遍化問題的政治意志和決心。

閱讀全文: 最低工資正名 擺脫「低薪之邦」

文/張烽益(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

  6月底,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趁蔡英文總統訪問新竹科學園區時,於非公開的座談當中,向總統表示:「美國企業籌組工會需要一半以上員工同意,台灣卻僅30名員工就可籌組工會,門檻過低且不具代表性,這恐對企業營運造成不利影響。」
  由於張忠謀董事長的社會聲望極高,且台積電又是台灣最具競爭力的企業,市值佔台股總市值一成八,在台灣雇用員工人數約5萬人張董事長的意見動見觀瞻,政治與社會影響力巨大。因此,當張忠謀董事長當面向總統發表現行台灣工會法制對企業經營不利的觀點,雖也指出當前台灣工會發展的侷限,不過也恐有去脈絡化的單面向說法,實有必要進一步比較說明台灣與美國現行工會體制的完整面貌,以供社會大眾參考公評。

閱讀全文: 張忠謀工會觀的剖析

文/孫友聯(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理事長)

  近來,47,971元這個數額,又再次成為政府官員政策辯護的依據。國發會提出「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遭到社會各界和立法委員質疑引進「低薪白領」,但無論是行政部門或護航立委都一再宣稱,把關的薪資門檻47,971元不會鬆綁。事實上,這個政府官員朗朗上口的專業人員「薪資門檻」,十幾年來如一日的反覆成為官方說法,例如前朝2013年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以及2016年初修訂就業服務法行政命令,同樣遭遇當時在野黨和社會各界的質疑,政府的回應總是以47,971這個最低薪資標準限制,但為什麼始終是這個數額,卻一直都沒有被討論。

閱讀全文: 47,971元的低薪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