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訂閱勞動者電子報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208 勞資會議的真相:御用工具?權益把關?

2017新聞
on 08 十二月 2017
20171208  勞資會議的真相:御用工具?權益把關?

由行政院提出的勞動基準法修正法案已經送出委員會,本次修法包含「放寬單月加班工時上限從46小時到54小時」、「鬆綁每七天一例假」、「輪班間隔11小時縮短至8小時」等多項勞動條件鬆綁,以上三項變革又將「工會同意」或「勞資會議同意」作為把關機制,然而台灣的工會組織率只有7%,因此絕大多數的企業都沒有工會,只能由勞資會議來作為把關機制。然而勞資會議往往由資方主導,勞方代表的產生也缺乏明確的民主機制,也無法代表多數勞工。甚至常常沒有實際舉行,勞資會議只是人資部門的「紙上作業」。

-4  昨日行政院政務委員管中閔公開反對基本工資調漲,甚至指「用CPI調漲薪資是變相加碼」。台灣勞工陣線表示,一個沒本事控制物價飆漲,只懂得拿基本工資開刀,用弱勢勞工生存權換取經濟成果的官員,「根本沒有坐領高薪的資格」!因此,勞陣強烈要求馬政府應立即撤換管中閔,並進行財經內閣改組,否則這種「頭痛醫腳」的拼經濟做法,必將是失敗收場。

  勞工陣線表示,比對管中閔的說法,完全是工商團體論點「一字不改」,連要求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改3年一次召開「也是全盤照抄」,令人質疑管中閔是行政院的政務委員,還是工商團體的宣傳公關?是領全民納稅錢,還是領財團薪水?

  勞陣主任洪敬舒指出,管中閔身為政務委員,卻將基本工資依CPI調整「抹黑」成變相調漲,《基本工資審議辦法》第4條中就明白列出消費者物價指數是基本工資的審議指標之一,何來變相調漲之說?況且,今年(101年)所審議的基本工資是反應在明年度(102年)的薪資,但所參考的物價指數卻是去年(100年)的水準,以致基本工資比CPI指數整整延遲一年以上的反應時間,當前物價快速飆漲到3.42%之際,經濟弱勢家庭卻還依靠著去年度決定的基本工資過生活,這種一年一度的審議模式,根本無法反應物價的快速飆漲。

  再者,根據主計總處統計,全台灣有90.0萬受雇者每月所得不足2萬元,遠比22萬名產業外勞人數高出4倍,這些家庭還需要自行負擔居住及生活開銷,基本工資調整從未就不只是外勞受惠,更是本國貧困勞動者維繫生存的最大依靠,限縮近百萬貧苦家庭的所得成長,等於是降低生存必須品的購買力,進而衝擊最基本的生存權!馬政府決意凍結基本工資調漲,試問又提出過什麼福利或救助配套措施,來協助這些在生存邊緣掙扎的貧苦家庭?一個連物價飆漲都毫無因應對策的政府,又有什麼能力奢談拼經濟?

  洪敬舒主任指出,包括中經院針對96年基本工資調漲(15840元漲至17280元)的進行研究報告都認為,「基本工資漲幅對企業的總營運成本增加相當有限,對投資意願的影響也相當小」,但從工商團體到整個財經內閣,卻一再配合財團演出,將勞動成本抹黑成經濟競爭力的最大障礙,整個內閣都是為財團設想,想方設法壓低台灣的勞動條件,才是導致貧富差距惡化,產業轉型淪為空談,企業缺乏競爭力的主因。

  對比台灣最大競爭對手韓國,其最低薪資從2001年的2100韓圜每年調整,至2012年已經提高至4580韓圜,漲幅高達118%,反觀台灣拼經濟的結果,基本工資漲幅僅有56%,甚至出現長達十年的凍漲。若依管中閔及工商團體對基本工資的論點,「最低工資年年調整的韓國,企業早就該全數倒閉」,何以經濟成長表現反比台灣亮麗?

  勞陣向來強烈反對將傷害勞工美化成拼經濟,更何況是拿弱勢勞動者當陪葬。這種「頭痛醫腳」的拼經濟思維,注定將重蹈「經濟果實由少數人獨享」的覆轍,因此,任何心存「勞工死不足惜」心態的政務官,都應該立即下台!否則馬政府將不只是累積民怨,而是種下「民變」的禍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