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1030 9  自一例一休勞動基準法修正通過實施以來,媒體報導多傾向負面消息,由於媒體本身排假困難與加班費提升而受到衝擊,加上勞檢勸導的全面實施,更是把所有的陳年違法經營問題全部推到一例一休頭上,少數立委在樁腳或支持者的抱怨之下,開始呼籲再次修法。然而,少有論者認真檢視政策效果究竟如何。隨著2017年上半年勞資雙方逐漸適應新法規,而且勞動統計數據逐漸出爐,我們得以檢視究竟上半年度新法實施之後,對台灣的勞動市場有何影響。

  在一例一休的修法爭論裡,資方或媒體為了避免太明顯捍衛自己的利益,經常提出的一個觀點是:一例一休不利於勞工,尤其是低薪貧窮的邊緣勞工,並且引用新古典經濟學家常用的講法,即是一例一休減少正常班與加班時數,又提高加班費,因此會導致想要加班的基層勞工無法領到加班費,所以總工時下降會導致總薪資所得下降(限制勞動供給)。另一種說法是:低薪勞工的資方受到衝擊而減少雇用人數或總工時(勞動需求衰退),導致低薪產業的失業率提高。

  究竟一例一休之後,最低薪的行業別勞工是否因此受害?勞動市場的整體失業狀況有無惡化?從目前的數據來看這兩個問題都是否定的,一例一休實施以來,絕大多數低薪行業勞工的薪資幾乎都有提升,而各縣市的失業狀況也與一例一休似乎無關,而與特定行業例如陸客觀光的衰退關係更大。

  以下的數據首先探討各行業別的薪資變化情況,比較的基期是2015(104)年也就是勞基法第30條每周40工時實施之前後(2014.6-2015.5),以及未砍七天假與加班費調整前的2016年(2015.6-2016.5),與2017年(2016.6-2017.5)。比較時期從2017年5月回溯的原因,是各縣市失業率僅每半年公布一次,而主計總處最新的薪資統計僅公布到今年6月,失業率則包括7月。

  一例一休法令修正通過實施以來,台灣工業與服務業平均薪資呈現明顯的上漲趨勢。如下圖一所示,虛線右側為1月之後的數據,與去年1~6月同期相比,包括過年提前到一月所造成的薪資高峰期與同樣是一月或二月過年的高峰期相比,2017年前6個月的平均薪資上漲了3%,不僅如此,2017年所有月分的薪資與成長率,都勝過了2016與2015年度的相同月份,因此,勞動市場上的薪資呈現改善趨勢。由於擔心整體薪資改善趨勢,不足以解釋個別產業的情況,本文也分析了各地區失業率、與各類產業的變化趨勢。數據分析結果顯示,個別地區或產業的變化,大部分地區的失業率下降,薪資仍在持續成長。

1030 1

圖一、最近三年同月的薪資成長率(2014.07為基期=100%)

 

1030 2

圖二、最近三年同月的工時增加/減少率(2014.07為基期=100%)

 

一例一休之後是否衝擊低薪行業的邊緣勞工?

   如表一所示,從2017年6月以前統計的全年度薪資或是2017年一月份以來的半年度薪資都顯示,台灣的薪資正在穩定成長,民進黨執政前一年的工業與服務業薪資成長率為0.46%,執政之後這一年薪資成長率為2.46%,在17個中產業類別當中僅有5個產業薪資呈現負成長,為用水供應及污染整治業、不動產業、營造業、其他服務業與礦業及土石採取業,不動產與營造、土石採取業都是房地產關聯產業,在民進黨執政前一年的週期,不動產與土石採取業的薪資衰退率甚至比今年度還要高,因此可說與一例一休無關。在17個產業裡,最低薪的教育服務業(+2.33%)與住宿餐飲業(+3%)薪資仍然處於正成長。至於在員工進退率方面,薪資衰退行業的進入率明顯偏低。

   若把產業別細分到89個小行業類別,2017年度總共有24個小行業類別出現了薪資負成長,比2016年5月以前國民黨執政時期少了7個薪資衰退行業(詳見表二),甚至薪資衰退行業的平均衰退幅度亦有萎縮,反映2016年五月以來的景氣回升與政策效果,但是在2017年度薪資衰退的這24個行業當中,僅有3個屬於平均薪資最低的十個行業,而薪資衰退較多的行業平均薪資,並不比未衰退行業較低。例如石油及天然氣業、港埠業與用水供應業,基本上都是國營事業,平均薪資在八萬以上,可能由於今年國營事業未調薪而相對受影響,卻屬於薪資衰退幅度較大的行業別,在平均薪資成長的同時,導致勞動市場上薪資差距縮小。

  然而,由於擔心確實有少數邊緣勞工受害,我們挑出了最低薪(低於三萬五)的10個小行業,從薪資最低到稍高為其他教育及教育輔助服務業(+2.36%)、其他汽車客運業(-2.33%)、美髮及美容美體業(+4.81%)、廢棄物清除業(+1.00%)、建築物及綠化服務業(+5.99%)、污染整治業(-0.28%)、家具製造業(-2.81%)、保全及私家偵探服務業(+4.40%)、成衣及服飾品製造業(+4.99%)、砂石及黏土採取業(+1.97%),其中僅三個行業的薪資衰退,而且看不出與一例一休的關聯,例如家具製造業與不動產市場衰退有關,其他汽車客運業主要是租賃車輛而非客運業,可能是Uber爭議造成該行業收入下降,汙染整治業更是無關一例一休。

  在平均工時的變化方面請參見圖二,由於每周40工時的調整始於2015年,導致這三年來的平均月工時(與前一年同月比較)大致上持續下滑,一例一休通過之後,過完年的20173月與前一年並無顯著差異,然而從三年整體的長期趨勢來看,台灣勞工平均工時的縮減已經成為定局,除了兩次修改勞基法工時規範的效果之外,這種變化有可能顯示勞動市場上供給面的萎縮,亦即較年輕世代的勞動力不僅人口較少,而且也較不願意配合公司加班或假日上班。

1030 3

1030 4

1030 5

 

1030 6

圖三、近三年全國失業率的變化趨勢

1030 7

圖四、近三年失業率之成長率超過2%的七縣市與其失業變化趨勢

 

一例一休後哪些縣市的失業率提高了?

  根據中研院社會所2017年6月所執行的社會意向調查顯示,一例一休頒布以來,有88%的受訪民眾說其工資與工時其實未受影響,剩下少數受影響的民眾之平均工資提升、而且工時減少,按理說是個令受僱者受益的政策,然而受訪者裡自稱支持藍營的民眾當中,有近八成不滿一例一休,而支持綠營的民眾則是支持者與反對者各半,因此,是否支持一例一休似乎與政黨傾向或者媒體塑造輿論風向的關係更大,而非民眾理性評估薪資漲跌的結果。

  從各縣市失業率的變化來看,隨著台灣總體經濟穩定成長,總失業率仍在持續下滑,2014年是近年來經濟成長表現較好的一年,除了8月與2月的轉職高峰期之外,失業率持續下滑。20157月到20166月國民黨政府執政的最後一年週期,失業率幾乎沒有下滑而維持在3.9%20167月起,又大致回到2014年的失業率軌道上,從8月的畢業季之後逐月下滑。2017年第一季的經濟成長率略超過預期為2.6%,然而,在20172月,一例一休之後今年2月到3月的轉職潮,似乎使得失業率略為提高,4月到6月之間則回到2015年上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4%)的趨勢。總之,這一年的失業率趨勢變化有限,受一例一休衝擊的產業別與地區別,還看不太出來。

  最近失業率仍高於平均的縣市有哪些?根據上述主計總處與勞動部所公布的數據,失業率上升的縣市實為少數。最近一年失業率成長超過2%的縣市從高到低包括以下七個:花蓮縣、嘉義縣、新北市、嘉義市、高雄市、屏東縣與桃園市,其中高雄市失業率情況已持續改善,桃園市則是持平。因此總體而言,失業率對花蓮縣與新北市這兩個藍營執政地方的衝擊大過綠營執政地方,而且失業率的上升可能與依賴陸客觀光的區域重疊,例如嘉義縣市與屏東縣。由數據分析可以看出,大部分縣市失業率跟一例一休並無統計關連,甚至在一例一休推行之後還有所好轉。

  最後,儘管創投業者經常抱怨台灣勞動市場缺乏彈性,一例一休也沒有影響投資或創業意願。我們可以用公司進退比:新創公司數對倒閉公司數的比例來做為創業意願的一種指標,當新創公司數越多而倒閉公司數越少時,表示整體經濟環境越有利於新創。每一年這個指數(150%表示新創公司是倒閉公司的1.5)都會有穩定的變化趨勢,主要可能與財稅的循環有關,即是3-5月開公司、12月關公司,因此形成一整年的波狀曲線。在2017年上半年,公司進退比創下260的三年來新高。確實,這些新創企業主可能會感受到勞基法的種種限制,因此有所抱怨,然而今年上半年仍然是全球金融海嘯以來,公司進退比表現相當好的時期。每一年的公司進退比越高,對下半年度的就業市場展望會有正面影響,也就是新創公司增加能夠帶動接下來幾個月的勞動需求,而使失業率下滑。

1030 8

圖五、近三年公司進退比變化

 

為什麼資方與媒體的說法跟實際數據差很大?

  筆者前幾年的研究裡分析過台灣勞動市場供需、特別是工資、工時與失業率之間的時間序列關聯性。初步的研究發現是自1992年以來到2014年為止,台灣薪資的漲跌主要受國際景氣與兩岸經貿往來影響,兩岸經貿往來越擴張,薪資成長率越低而且失業率越高,與本地的平均工資或工時幾乎沒有統計關係。事實上,2015年以來的數據顯示,隨著中國大陸經濟進入高原期、工資上升與人民幣貶值的趨勢之下,返台投資與本土就業情況(勞動需求提升)有所改善,台灣的勞動人口卻因為少子女化的趨勢而下降(勞動供給減少) ,加上太陽花青年世代亦有較強的勞工權利意識,或多或少會導致薪資提升與失業率改善。

  在勞動市場的勞資權力從失衡(全球化有利於資方)到再平衡的過程裡,過去頤指氣使的資方開始發現無法順遂指使受僱者加班或接受責任制,似乎是這一波政策爭議背後,資方的主要疑慮,只不過假借邊緣勞工受害的名義希望增加雇傭關係的彈性,事實上,邊緣勞工受害者很少,低薪服務業薪資反而提升。因此,資方怪罪一例一休的各種罪名難以成立,以國家法令對台灣勞動市場結構面的改變作出反應,達成工資上升與與工時下降的目標,一例一休政策成果尚屬符合預期。或許可以考慮的修法或行政決策,只是擬制工時與讓勞資雙方可以微調彈性工時的少數條文,而且就算通過修法,在上述勞動供需變化下,低薪勞工難找、總工時也不太可能成長,很難改善那些當前資方抱怨的問題。

 

未來台灣的勞動供給短缺會因為法令彈性化改善嗎?

 目前一例一休的正面效果正在慢慢發酵,薪資稍有受益或工時減少的勞工不會大吵大鬧,只是感到微微的回溫,若在少數資方的壓力下再度修法,未必能提高施政滿意度,而在未來數年間,資方將持續面對人力供給短缺的狀態,不會因為少數法令修訂就改善。

  過去勞基法執法寬鬆使得資方管理權威橫行,然而台灣青年世代的勞動力不僅人數減少,而且對於上一代企業主即所謂的『慣老闆』並不服氣、大型企業老闆羞辱年輕受僱者被網路鄉民稱為『講幹話』,往往會自食惡果,遭到年輕網民的抵制或是論述反擊。在這種情況下,中小企業資方可能寄望於政府推動某種薪資補貼或建教合作的學習方案,來引進便宜年輕的勞動力,然而如果不提高工資與降低工時,缺工的工廠會仍然缺工,靠快要收不到學生的技職學校弄些建教合作實習生的方案,名為促進產學合作,其實只會造成低薪嚇跑年輕人。

 修訂勞基法本身的爭議條文,雖然有可能幫助到少數願意加班的勞工,卻可能引起其他爭議。推動最低工資法的立法,將真正有助於前述的低薪產業少數邊緣勞工的薪資水準。此外,借鏡日本與歐陸的勞動政策,在少子女化衝擊勞動供給導致缺工的情況下,要提升勞動參與率最好的辦法,是讓高教育水準但是暫時退出市場的已婚女性再次就業,雖然禁止就業歧視或提高工時安排彈性的法令會有些作用,這已經不只是單靠勞動法令可以解決的,需要在托育產業與照護產業同時鼓勵投資與就業,才能達成。(作者林宗弘,現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補充資料>

社會意向調查統計結果簡介:2017年6月進行電話調查完訪1,289人

1030 9

(1)如果公司要求,接受連續工作12天:女性與年輕世代較不願意,年齡偏大與自雇者、綠營支持者相對較願意。

(2)一例一休的工資或工時效果:80%回答無影響。

 

1030 10

(3)工作時間過長影響家庭與健康:女性、高教育程度者、資方較同意。

 

1030 11

(4)台灣薪資太低贊成提高基本工資:民眾普遍支持,僅高收入與高齡者反對。

 

1030 12

(5)台灣政府太偏資方:高齡、高所得與資方、自雇者不同意,年輕高教育同意。

 

1030 13

1030 14

1030 15

(6)滿意或不滿意一例一休:年輕高學歷、民進黨支持者相對較滿意,泛藍支持者很不贊成,在不贊成的群體中包括資方或高所得者,藍綠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