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208 勞資會議的真相:御用工具?權益把關?

2017新聞
on 08 十二月 2017
20171208  勞資會議的真相:御用工具?權益把關?

由行政院提出的勞動基準法修正法案已經送出委員會,本次修法包含「放寬單月加班工時上限從46小時到54小時」、「鬆綁每七天一例假」、「輪班間隔11小時縮短至8小時」等多項勞動條件鬆綁,以上三項變革又將「工會同意」或「勞資會議同意」作為把關機制,然而台灣的工會組織率只有7%,因此絕大多數的企業都沒有工會,只能由勞資會議來作為把關機制。然而勞資會議往往由資方主導,勞方代表的產生也缺乏明確的民主機制,也無法代表多數勞工。甚至常常沒有實際舉行,勞資會議只是人資部門的「紙上作業」。

文/沈倖如(清華大學社人所研究生)

  行政院勞委會於6月11日宣佈已與泰國方面達成協議,原本外加在基本 工資之外、每月2500-4000元新台幣的食宿費用,將改成包含在基本工 資內計算,也就是勞委會一面宣示外勞不能與基本薪資脫勾,但卻變相 的以不調漲基本工資、取消食宿費用來壓低外勞薪資。這種欲透過降低 外勞的勞動條件來挽救傳統產業、提昇台灣經濟的做法,讓人感到錯愕 。不但其有效性令人質疑,勞委會作為國家最高的勞工行政機關,卻帶 頭降低勞工待遇,亦讓人費解。更重要的,搖擺不定、邏輯不一的外勞 政策,更是教人摸不著頭緒。

  自1990年代初以補充傳統產業的勞動力需求為由開放引進外勞以來,外 勞政策履經轉折。一開始因顧及傳統產業缺工,而開始以限業限量的方 式引進,隨著企業出走的壓力越來越大,外勞開放業別的選擇,轉而成 為「因應經濟發展需要」,而開始開放重大投資製造業與營造業引進外 勞,只要投資金額達二億,無論該行業缺不缺工,都可以引進外勞,原 因很簡單:「幫業界節省成本」、求企業不要出走。至此,引進外勞, 由補充勞動力的功能,變成壓低勞動成本的功能。

  由於外勞在台灣的人權待遇與勞動條件較台灣本地勞工為低,又是以定 期契約工、不得轉換雇主的方式引進,使得僱用外勞無論在直接或非直 接薪資成本上,都比本地勞工低廉,漸漸地,外勞由其原本補充性勞動 力的角色,轉為替代性勞動力。正是因為外勞極差的人權待遇與勞動條 件,讓他們成為「產業後備軍」,除了具替代效果,又對本地勞工具牽 制作用,每當本地勞工有提昇勞動條件的要求,企業便以引進外勞作抵 制。失當的外勞政策,除了讓來台工作的外勞遭的嚴重的剝削,也成為 資本家抑制本地勞工工資上漲的良方。

  這麼一來,外勞便與本地勞工的就業產生了衝突,每當失業率攀升時, 凍結或縮減外勞的聲浪便會出現。而儘管勞委會為了解決本地勞工失業 的困境,自新政府上台以來便宣示外勞配額緊縮政策,但企業界「不引 進外勞便出走」、「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勾」的要求卻從未止歇。由 此,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出,儘管失業率一再攀高,企業界硬是不願意僱 用本地勞工,除了貪圖便宜的外籍勞工外,還恨不得外勞的價格降得越 低越好,若是不順企業界的心,他們便使出殺手鑳----關廠外移。也就 是企業要的只有兩種:「根留台灣,聘僱外勞」以及「出走他鄉」,但 無論是何者,台灣勞工皆蒙受失業的壓力。

  沒想到勞委會這會兒也跟著狡詐的資本家起舞,去年還宣示外勞薪資決 不會與基本工資脫勾,這會兒又開始刪減外勞薪資,與泰國達成協議還 不夠,還要繼續與其他外勞輸出國談判,完全落入資本主義中弱勢勞工 相互競價的圈套:倘使菲律賓不肯,則聘僱泰勞便相對的便宜,業界將 偏好引進泰勞,所以菲律賓方面為了怕無法來台工作,便會削價競爭, 造成整體勞動條件降低。而這不該只被視作外勞間的相互競爭,因為外 勞價格的降低,代表的便是僱用本地勞工相對的昂貴,讓雇主更不願意 僱用本地勞工。

  勞委會降低外勞勞動條件,宣稱可為業界省下幾億,但卻不知又要帶來 多少本地勞工的失業﹗企業界偏愛外勞,當然不是因為喜歡外勞,而是 貪圖廉價的勞動力,而外勞價格越低廉,就越對本地勞工造成威脅。再 者,勞委會這個舉動,充分表示勞委會接受這個邏輯:即,只要勞工願 意自動降低勞動條件,便可確保工作機會。此例一開,也許在不久的將 來,企業界要求本地勞工減薪、增加工時的聲浪也會出現,受薪者荷包 不斷縮水,景氣真不知如何提昇?

  儘管本人不主張企業大量引進外勞,但本人強烈堅持,只要是到台灣工 作的外勞,便必須享有平等的人權以及勞動條件的保障。這不只是基於 人道的呼籲,而是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企業界總會透過產業後備軍 的使用來將勞動成本降到最低,唯有當勞工都享有平等的待遇,台灣才 會走出誰將替代誰的焦慮﹗

本文刊載於2001年6月13日勞動者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