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文/張烽益(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

  希臘最近在台灣成了過街老鼠,被媒體妖魔化為人民好吃懶做,政客民粹加碼社會福利發錢討好民眾,還跟外國借了一屁股債,現在居然還欠債不還,繼續吃香喝辣,全民公投說不,簡直是耍賴,甚至是無賴。接下來順勢恐嚇,台灣就是社會福利太好,再這樣下去人民也會懶惰依賴,那台灣就成了希臘第二了。結論就是台灣不能花太多錢到社會福利,不然會跟希臘人一樣好吃懶做,影響經濟發展。

  新聞媒體如此簡化希臘債務危機,並將之套入預先設定好的劇本,根本就是腳尾飯事件第二。這種站在企業財團經營本身的思考角度,透露出讓企業減輕社會保險與稅負負擔,並以低人事成本爭取國際代工訂單,並將此思考上綱擴大到國家施政理念,其實才是台灣的危機。

  破解兩個常識級,但卻被刻板印象掩蓋的鐵錚錚事實。

一、希臘人都是好吃懶做?

  錯、錯、錯,當然是錯的。請不要被愛琴海的碧海藍天度假氣氛所誤導,希臘其實是全歐洲工時最長的國家。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希臘每週平均工時達42小時,高於歐盟平均的37.2小時,更遠遠高於號稱最勤勞德國的35.3小時。即使放到整體OECD的國家來比,2013年希臘的年總工時高達2037小時,居世界第三高,第一高的是墨西哥2237小時,第二高是韓國的2163小時,而號稱最勤勞的德國年總工時只有1388小時。希臘人真是太冤枉了。

  為何有這種落差?有學者分析其原因是,希臘有很大比例的自營作業者,希臘最主要的產業是觀光業與農業,這些自僱者工時都很長。而德國較多比例是在製造業工廠工作的受雇勞工。其次,希臘的部分工時者比例低,而德國的部分工時者比例高,將平均工時拉低。但即使把部分工時者去除掉,只比較全職者的工時,希臘依然比德國高10%。因此,希臘勞工的工時絕對比德國長,是毫無疑問的。

二、希臘的社會福利拖垮國家財政?

  錯、錯、錯,天大錯誤。因為有學者指出希臘的高福利假象,根本是在希臘債務危機下被媒體炒作出來的偏頗假象,因為南歐從來就沒有高福利國家.比起北歐國家的社會福利支出佔GDP約30%(丹麥30.2%、瑞典29.8%),2012年希臘只佔了21.6%,還低於OECD平均的22.1%。南歐在歐洲社會福利保障本來便是相對較低,如果社會福利拖垮希臘,那北歐國家早就垮台了。

而希臘要承擔這些社會福利,國民也是繳了很多稅才得以享有,並不是向外國舉債借錢來花,希臘的國民租稅負擔率並不低,大約在30%,比起台灣的12%高出甚多。更何況,希臘的社會福利真的不好,面對26%的超高失業率,針對失業者的補助門檻,非常嚴格,導致失業補助支付金額佔GDP的0.1%,僅有歐盟國家平均值的五分之一。

  而被汙名化最嚴重的希臘退休制度,近年來其領取門檻已經逐步提高,2012年時希臘第一次領取年金的平均年齡是57.8歲,低於歐盟平均的59歲,但希臘在開始接受歐盟的遵拮紓困方案後,法定退休年齡已經從已經從61歲提高到65歲,讓每年支付退休金的總額減少了41%。而剛剛被公投否決的新紓困方案,更是要求到2020年為止必須再逐步提高到67歲(註:過去台灣勞保老年給付為一次給付,請領門檻低,平均領取年齡約為57歲,2009年勞保年金實施後,領取年金門檻為60歲,目前平均領取年齡約62歲,在2018年法定門檻提高到61歲,逐年地到2026年將提高到65歲)。但其實,希臘65歲以上的退休金給付水準比歐盟平均值低,可見其希臘老年人雖早領年金但金額卻不高。

  希臘政府會產生嚴重財務危機的主要原因,絕不是人民享有太多社會福利,導致勞工好吃懶做,主要是過去長期執政的右翼政黨,大幅降地富人的資產稅與企業的營所稅,並且富人大量逃漏稅,導致只有勞工受薪階級繳稅。此外,為了舉辦2004年雅典奧運打腫臉充胖子,以公共資產抵押給外國借錢,並放任金融業者浮濫放款,導致2009年金融危機,損失慘重。

  希臘長期執政的右翼政府更是加碼討好公教退休人員福利,導致年輕人高達50%的失業率而遠走他鄉,加劇社會間階級衝突。也正因為如此,激進左翼聯盟的四十歲齊普拉斯,才會在2015年擊敗長期執政的保守右翼政府,出任新總理。這次公投否決歐盟的新紓困方案,其實是反映基層勞工與年輕人,受夠了希臘之前所接受的紓困方案,已經讓他們退無可退到生存懸崖邊了。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作者皮凱提與幾位重量級經濟學家聯名呼籲,德國在二戰之後,國際組織協議刪除了德國一半的外債,讓德國在戰後復甦重生,德國這次是不是也應設身處地為希臘重新思考?

  看看希臘想想台灣,我們應該省視台灣是不是在走相同的道路。政府拼命給財團減稅,對於軍公教優厚的退休待遇,也投鼠忌器,青年低薪過勞與高失業率的憤怒也在燃燒。台灣會不會希臘化?絕不是媒體所宣稱的人民過度依賴社會福利,根本是政府減稅圖利財團、掏空國庫與出賣公共資產,「山也BOT、海也BOT」,不顧整體財政,討好特定族群大發紅包換取政治效忠,這才是台灣希臘化的危機。

刊載於2015/07/13  鳴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