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Kai Burmeister,Vice-President International Union of Socialist Youth

  在全球化的無遠弗界,讓公共資源的運用與分配,不再是單一國家的議題。尤其,反映在「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以及許多建構中的國際架構契約(International Framework Agreement),更讓全球公民必須重新去界定公共資源的範圍。從社會民主的觀點,「公共資源」不一定只指有形的資源,資源的分配、環境的保護與評估,都是其涵括的一部份。

  社會民主有三價值:自由、正義、團結。社會對於「正義」的界限與定義是有相當大的歧義,例如:「失業保險」所反應的價值是「國家是否有責任分擔人民失業的風險?」。然而,為了共同價值的實現,我們需要透過政治力組織動員起來,共同實現的社會民主的願景目標,進一步形成與執行全球性的政治、經濟、社會間的正義,此目標核心的挑戰在於:「存在於同一社會間的貧富差距、不同國家間的貧富差距、及性別平等的問題。」

 

  「社會民主」作為一股挑戰當前「新自由主義」的主力,我們看見的是,在全球化下,「民主」集中在個別國家的情況,必須移轉到國際社會,例如:「公共資源」,並不是一般市場所決定的需求,而是國家的或獨特具公共性質的資源,因此,需要談如何公平正義的分配,其中包括:環保、法律體系、社會安全及全民醫療體系的建立,然而這些定義通常是在個別民主國家的層次,在其他未開發國家尚待定義。

 

  公共資源分配的不公義,反映了諸多問題,以下就三個問題點觀之:

一、環境污染

二、南北半球的經濟差距

三、國際金融體系的掌權控制

 

一、環境污染

  我們需要透過國際性合作來對抗全球性污染;然而,如何解決呢?具體解決的途徑為何?又由誰來管理介入(WHO)?

 

  面對縱橫全球的大問題,國家與個別國家的國民並不具有足夠的解決能力。目前,我們仍然缺乏具治理能力的國際機構,在參與的正當性上,財團與政治的介入多過於社會組織與運作,於是,利益的考量往往多過於對人類的關懷。在這個問題點上,我們更需要全球公民社會的國際觀。

 

  在國家間國際合作的角色分配,需要進行協調,建立有致一同的共同目標:人類環境的永續發展。「人類環境」指的不只是環境保護,包括社會環境、正義的環境;「永續發展」是一種保護資源、世代的概念。即「社會正義與公平的架構下,永續循環的世代」的概念。

 

  雖然,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永續發展」的目標顯得困難重重,但在很多情況下卻並非只有對立的,而是如同金三角般地相互支援,調和先進國與未開發國家之間利益的衝突與妥協,例如:20%的人口佔用80%的資源便無法永續發展。

 

  二十世紀是工業國家無止盡消耗資源的世紀!二十一世紀,則是永續發展被正確認知與實踐的世紀。其中一項很大的功課便是能源政策,這是氣候問題、全球溫室效應所引發的全球性災難,先進國家的工業生產方式促成經濟發展,開發中國家面臨工業發展與環保問題的同時進行,落後國家則為了經濟發展卻引發更多外債,且受到氣候變遷的波及,例如:孟加拉水資源的遽減,南亞大海嘯等。「京都議定書」便是反應此等全球性問題之下的產物,重點不在於條約內容,而是在於如何實現?例如:大部份國家都參與簽署,主要資源耗用國-美國,卻並不簽署;除了二氧化碳,其他核子武器、軍事工業發展,亦是污染性源頭。京都議定書所促進的替代性能源政策,逐漸改變人類生活的樣貌,除了尋找出能源替代的方式,也調和了國際和平(例如:避免爭奪石油的另一次美伊戰爭),替代能源也會製造就業機會…等。

 

二、南北半球的經濟差距

  全球化下,世界銀行、世貿組織等跨國的金融企業體系,成為控制國際金融的無形大手,他們加強貧窮赤字的惡化、拉大貧富差距,而第三世界國家無法加入,更有著民主參與的嚴重瑕疵。

 

  例如,世界貿易組織(WTO)今年十二在香港的部長級會議,會前會中,南半球國家提出:需要「民主」的國際政策,而非「新自由主義」下少數人的國際政策。於是,世界國際貿易組織也開始面臨挑戰:「如何符合更多人民的需求?」

 

  又例,世界銀行與世界貨幣基金,其綱領依據是華盛頓協議,充滿民營化、私有化、去管制化精神,即新自由主義的本質,在全球金融市場中,利用資金的移轉流動性、貨幣的投機炒作,使國家間匯率不同的投機投資行為,產生迅速而冒險的暴利,這是一項巨大的風險。

 

三、國際金融體系的掌權控制

  承上,在全球金融資金流動的特性下,那已不是個別國家銀行的問題,而攸關上千萬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例:東南亞金融風暴。需要一個國際金融市場的管制機制以維持市場的穩定。

 

  那麼,要從哪裡尋找財源以支持上述各項問題行動的政治實踐呢?

1.全球性的租稅體系,例如:徵收二氧化碳排放稅、國際性武器交易稅、世界民航機的污染稅

2.先進國家進行關於未來的研發費用,例如:非洲為了解決貧窮卻引發更大外債,需要政策改革新思維;歐洲需要新的農業政策。

 

  不論有多巨大的問題,都有解決的政策,問題在於「錯誤的政治」,「目前的政治被誰掌握著?」,青年與社會基層並未展現其「政治力」,聚集、討論,但並未有集體行動,所以並未展現不一樣的思維。如何運作「國際合作組織」?需要多層次的策略,內部的遊說及外部的動員遊行,以進入世界公民組織的架構運作。「國際」international的意義在於:多元尊重包容各項的差異,進行相互的溝通,不避諱衝突與問題,乃至於國家主權的問題、和平地區衝突的問題。全球青年要如何“正確地”認識國際、全球問題,且願意真誠站出來,相信世界可因個人的小努力而改變,這是可以行進的方向。

 

  「有願景,而後有行動,而後相信世界每天都因此有所改變,而我也是一直在往前走的。」

 

本文摘錄自由台灣勞工陣線與全國產業總工會舉辦「2005Taiwan Youth Social Forum台灣青年社會論壇」

 


講者簡介:

Kai Burmeister   Vice-President International Union of Socialist Youth

代表組織:
德國社會民主黨Deutschlands 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SPD)
社會民主國際International Union of Socialist Youth(IUSY)

政治職務

1992年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

1992-2005年擔任社民黨青年部地方、區域籍邦聯層級的 (Jusos)工作者
1998-2003年擔任社民黨城鎮議會的委員,以及地方公共運輸公司監督委員會委員
2003-2005/9/23社民黨青年部全國委員會委員
2003-2005社會民主國際(IUSY)的副主席,經濟部長,永續發展宣言起草委員會主席,公平貿易委員會委員,青年就業委員會委員,世界銀行聯絡人(World B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