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Dieter Schulte 
(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 林佳和譯)

  假如沒有正確理解全球化的事實,那麼對全球化問題的任何回答都不會 有說服力;全球化絕對不只是國際化。在國際化的條件下,貿易、交往 、文化及傳播的緊密聯繫早已存在,但是國家與社會的關係並不受影響 ;但在八十年代,也就是在戰後的國際貨幣體系崩解以及石油危機之後 ,情況開始轉變。國際化的基礎是建立在經濟成長與普遍幸福的完美配 合,以及租稅收入的持續增加,亦即在同一個基礎上:國民國家,這樣 的關係創造了穩定。

Dieter Schulte-Global denken sozial handeln
  但是,全球化直接挑戰穩定。全球化意味著,不同國家據點對準備投資 之資本的爭奪越形激烈,在世界各地之貨物及勞務市場的銷售競爭也日 益白熱化,南亞、東南亞、中歐、東歐的許多國家變成實力漸強的競爭 對手;然而,全球化不僅僅是相互競賽之經濟體系挑戰的結果,它也是 金錢與技術,市場、資訊與傳播彼此連結的後果。經濟與政治的關係已 被重新洗牌:經濟的成長必須仰賴全球的市場經濟,但人民的幸福及租 稅仍只能停留在國家的範圍之內。

 

  不是所有的歐洲國家都面臨相同的問題,事實上,與一般的認知不同的 是,並沒有存在一所謂與美國模式對立的歐洲社會國模式,比方說,以 美國、德國及瑞典來比較,這三者間的公共社會福利部門、服務業部門 、婦女的就業等之規模及結構,以及相對貧窮的範圍及時間,就存在著 明顯的差異,而瑞典就顯然發展出比德國或法國來得進步得多的社會國成果。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會認為,全球化並不見得會帶來一統一的歐洲社會國 模式出現,比較可能的是,歐洲將會發展出許多與北美或亞洲模式相互 競爭的不同歐洲模式,而在這個層次下的城市、鄉鎮及地區,它們的重 要性將與日俱增:不管是作為生產據點的競爭者,或是相對自主的供給力量。

 

  不只是對工會,既使對於僱主陣營,這些都可能帶來嚴重的後果,因為 舊有的工業社會及社會國的妥協成果,在這樣的空間變化過程中,無法 置身事外,因為全球化已帶來嶄新的社會及政治形貌。

 

  我們必須強調,全球化在未來不會導向一只有一個邏輯及答案存在的單 一化世界:配合世界市場的發展、勞動成本的絕對化,因此,我們萬萬 不能把全球化當作一不可抵擋的歷史過程,但是,我們也不能堅持要回 到那個國際化的世界,這將是一個陷阱,一個工會絕不能掉進去的陷阱 ;是以,我們必須認真的處理與辯論全球化的問題,不能讓這樣的工作 留給新自由主義者去做。

 

  全球化使得多樣化變得可能,但它也挑戰不同的政治答案;我們惟一的 機會在於,找到一個綜合的答案,一個既植基於我們的社會及民主傳統 ,又能符合時宜、繼續發展的解決途徑,我們必須要放眼於一個包含工 業社會與服務業社會的新社會結構,不管我們以什麼名稱稱呼它,我們 必須要發掘出一適當的國家與市場的結合體,而不只是什麼所謂的第三 條路,我們更要建立起一正確的個人與團結間的關係,而不是一昧強調 它們間的衝突。

 

 


 在德國有一個有名的出版社,叫做「文化左派書店」Rowohlt,它的註 冊商標是 rororo,意思就是「紅紅紅」,他有出版一系列的書叫作「 工會的新前景」,其中有一本在 1996年底出版,是由德國工會聯盟主 席Dieter Schulte帶頭編輯,書名為「全球的思考 - 社會的行動」 (Global denken - sozial handeln),該書是由十一位德國各工會 的頭頭們各寫一篇工會對全球化的策略,有理論的、普遍層次的,也 有視野聚焦於個別產業或個別議題的(如紡織成衣業、教育問題)。

本期文章是由林佳和翻譯的,其所介紹的就是編輯Schulte先生所寫的 第一篇文章,標題為:「要行動的人,需要自由的空間:團結及社會 正義應如何重建」),當中有一段有關全球化的描述,篇幅不多,但 可以作為台灣的工會在理解與面對全球化衝擊之下的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