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訂閱勞動者電子報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為了因應台灣人口快速老化,所引爆的各職業別退休制度可能破產的危機,馬政府先前拋出年金改革的風向球,但以「繳多、領少、延退」為制度設計的改革方案,卻引發社會各界更大的抨擊。3月18日由台灣勞工陣線所舉辦的「拆解年金核爆座談會」,邀請學者及民間團體,分別就制度面與期待層面,企圖為台灣找出最合適的年金改革之道,其中與會者一致認為年金制度應以「隨收隨付(pay as you go)」制為設計基礎,並反對政府現行向「確定提撥制」傾斜的做法。

  馬英九總統所宣示三大年金改革方向,其本意是要解決「人口老化的財務危機」、「各職業別制度落差過大」、「世代間負擔不公平」等三大危機,但是與會者為若依行政院及考試院現行已端出來的版本,只怕仍舊無法解決這三項危機,反而陷入老年均貧的狀態。

與會者一致反對確定提撥制,應採隨收隨付制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副教授呂建德表示,年金制度屬於世代契約,在國民老年之後,不用再依賴家庭或個人儲蓄,而由當期的年青世代支持財源,但是目前政府一向想往確定提撥制的做法,並不適合目前台灣狀況,以香港為例,香港的強基金就是屬於強調個人投資的確定提撥制,但個人投資操作有強有弱,導致個人的基金已經呈現負數,因此走確定提撥制想解決問題,無異是緣木求魚。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亦認為,真正的年金制度不應變成以儲蓄來養老,因為職業生涯經歷所得不穩定與高度風險,以致儲蓄不足風險墊高,因此台灣最好的模式應以隨收隨付制為主,同時避免政府累積龐大的基金,即使不談投資的弊端,目前整個國家的經濟成長已趨緩,因此基金投資成長也一定有限,基金想要有高度成長,除非台灣完成經濟轉型,雖然有人建議到去國外投資,但是國際投資會變成是高度風險,到時風險要由誰來承擔?

  勞工陣線理事白正憲也強調,確定提撥制無法因應通貨膨脹,未來30年後的通貨膨脹結果沒有人可以預料,以致歐洲大多不採確定提撥制,會採此制度的國家其目的都是存一大筆基金進行做高風險投資,但現行台灣投資管理根本無法防杜內線操作,除非學聯考入闈,把基金管理人的對外通訊全部關閉,「但政府做的到嗎?」因此他認為,政府之所以熱衷確定提撥制,正是因為有太多人可以從中撈到好處!

改革與制度設計應有邏輯其一致性

  勞工陣線祕書長孫友聯表示,馬政府的改革方案只是想解決財源問題,卻不想改革目前職業與世代的差距,倘若年金的改革缺乏邏輯的一致性,包括行業不平,世代不均的問題不解決,充其量只是假改革,他表示,雖然職業本身所得就有差距,但不應該到請領年金時差距更為擴大,目前各制度中給付的要件包括計算基準與給付年齡皆不相同,造成給付結果天差地別,因此改革重點讓這兩部分先趨於一致。

  而林向愷則進一步主張,政府對各職業別的補助,也應該一致化。他認為,做法上應取消雇主對勞工的保險負擔,並透過設算要求雇主等比例為勞工加薪,唯有勞工加薪才能帶動經濟成長,而取消雇主負擔也就可以取消現行的勞保投保上限,如此一來可以解決政府對不同行業的補助差距。

  殘障聯盟祕書長王榮璋也認為,政府因為無力建構完整年金制度,只看到破產問題,就在各制度中分別修改,使得不公問題仍然存在,他表示,不只是軍公教勞,國民年金及農民保險,也與年金改革有關,但農保沒有年金,國民年金的所得代替只有17280元的5成上下,每個月不到9千元的年金,足以支付未來的生活需要?但此對兩黨卻都避而不談,他認為不僅制度要有一致,包括各保險中的生育、失能、喪葬等給付內容及對象也應趨於一致化。

  全國教師工會副祕書長羅德水則強調,軍公教也是受雇者,但制度的亂象是制度設計者所造成,現行官方的改革版本根本就違反退休學理,也無視老年經濟安全的性質,只一眛考慮財務,導致改革只有「多繳少領延退」,所以基本性問題都沒觸及,制度結果也都對勞方不利,卻又擴大階級矛盾,加速跨代剝奪。

稅制應是改革配套重點

  此次座談會中,與會者一致認為退休年金財源不足就應該與稅制改革配套,林向愷認為18%一定要廢除,真正經濟弱勢的退休公務員應該以所得替代率6成或6成5由政府足差額,如此才能達到退休給付的一致化;此外,現行退休所得每年75萬元的免稅額部分,他強烈建議免稅額應下修,讓具有高所得替代率的族群回到稅制的「量能課稅」,如此既不會影響中低所得者的退休所得,也能拉近職業別間的替代率差距。

  呂建德亦持相同看法,他以瑞典為例,大學教授退休後雖然領的退休金是一般人的4倍,但是透過高額的稅率,一樣能達到縮短差異的效果。台灣現行公務員退休給付若能配合高稅率,不僅能讓實際退休所得與一般民眾拉近,也不會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而課回來的錢更能支應青年人所需要的長期照顧或育兒需求,減輕青年世代的負擔;身兼稅改聯盟的王榮璋則憂心,如果不配合稅制一併檢討,在即得利益者的壓力之下,年金的財務負擔又轉嫁由國家舉債,等於還是留給後代子孫承擔,因為他強調建議,因透過稅制改革,讓國家有充足的財務做老年經濟安全的後盾。

職業工會人少領多

  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張烽益則強調,近來勞保請領人數與總額爆增,與職業工會有密切關連。他以勞保局資料指出,勞保開辦後,職業工會勞工人數不斷增加,但到目前為止也只占900萬多勞保人口的25%,但過去幾個月來,聯業工會所領取的勞保老年給付總金額(包含一次與年金),從2005年的33.5%,一路增加至2011年的44%。而在2013年一月底的老年年金總給付金額為53.7億元,其中職業工會就領取了30.9億元,也就是有57.5%的金額是付給職業工會勞工,呈現「人少領多」的狀況。

  他表示,無一定雇主的勞工確實是弱勢,但這些弱勢者長年來卻淪為職業工會家族經營者的「肉票」,甚至成為向政黨要脅的籌碼,目前職業工會很多都是家族企業經營模式,經營重點是投保勞保及健保,對於弱勢勞工的退休生活完全不在意;他指出,產業勞工在勞保中雖然人數占有7成,但投保薪資是雇主決定,甚至普遍被高薪低報,導致退休金縮水,唯獨職業工會的勞保投保薪資可透過人為操作,不乏職業工會還教導會員,如何透過公式計算以最少保費領取最高給付,造成「人少領多」的結果,而設計出這種讓有心人玩弄操作的制度,造成取巧與財源流失,政府要當要負百分之百的責任。

  最後,勞陣表示,將會透過更多類似的座談凝聚共識,推動以「隨收隨付」制為基礎,且各項制度內涵趨於一致的改革方案,而勞陣的改革方案將不只包括年金的份,尚還包括「四人以下應強制納保」等勞保合理化改革,以保障每一個勞工的老年經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