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208 勞資會議的真相:御用工具?權益把關?

2017新聞
on 08 十二月 2017
20171208  勞資會議的真相:御用工具?權益把關?

由行政院提出的勞動基準法修正法案已經送出委員會,本次修法包含「放寬單月加班工時上限從46小時到54小時」、「鬆綁每七天一例假」、「輪班間隔11小時縮短至8小時」等多項勞動條件鬆綁,以上三項變革又將「工會同意」或「勞資會議同意」作為把關機制,然而台灣的工會組織率只有7%,因此絕大多數的企業都沒有工會,只能由勞資會議來作為把關機制。然而勞資會議往往由資方主導,勞方代表的產生也缺乏明確的民主機制,也無法代表多數勞工。甚至常常沒有實際舉行,勞資會議只是人資部門的「紙上作業」。

文/孫友聯(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召集人) 

  歷經「差別費率」的一場鬧劇,全民健保的保費費率調整案,終在一片討伐中塵埃落定。從四月一日開始,全民健保的保費費率從原來的4.55%到調漲至 5.17%,調整幅度高達13.6%;同時,投保薪額上限,也從現行的131,000調度至182,000,預計一年增加保費收入522億餘元,暫時解除了健保財務的燃眉之急。 

  然而,為消弭這次調整保費可能引發的反彈,行政院最終放棄了原則違法的「差別費率」方案,而是採取「齊一費率、差別補助」的方式,針對不同投保薪資級距的被保險人,提供20%至100%的補助,其中,投保薪資在40,100以下的被保險人,補助其自付保險費新增之全部差額;投保金額42,000元至 50,600元者,補助20%自付保費新增之差額,至於投保金額53,000元以上者自付保費新增之差額,需自行負擔。 
各界對健保費率調整的反應 

  或許是這次的健保費率調漲採取「單一費率、差別補助」方式,補助一定投保薪資以下的被保險人保費增加的部份,因此,雖然社會各界普遍批評調漲保費,但並沒有出現2005年「健保雙漲」的激烈抗爭,但也因為有民間團體的監督,才迫使政府同時承諾將「二代健保」列為優先法案,而二代健保的修法草案,也已經於4月8日於行政院通過後送立法院審議。 

  首先,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督保盟)在衛生署丟出健保調漲費率的風向球時,就立即召開記者會回應,並呼籲政府應提出具體合理的健保改革措施,例如「二代健保」,以斧底抽薪的一代健保的結構性不公平問題,例如因六類十四目被保險人所產生的保費負擔和分擔不公、資源公開等問題。然而,當衛生署提出荒謬的「差別費率」調整方案時,督保盟更立即表達衛生署違法及扭曲健保精神的呼籲,並揚言倘若衛生署執意採取差別費率的方案,將發起被保險提出訴願及行政訴訟抵制,最終迫使衛生署不得不打消此意,往較符合全民健保法規定的方向調整,並提出二代健保法的修法。 

  在雇主團體方面,在行政院提岀5.17%的費率時,代表雇主的六大工商團體(包括工總、商總、工商協進會、工業協進會、中小企業協會以及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等,召開記者會,認為保費調整以後,雇主將增加約近兩百億的支出,並趁機要求降低雇主負擔比例從60%降至50%。此舉不僅未獲得政府的回應,更被勞工團體認為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因為依過去的經驗,雇主負擔的保費,可以輕易的透過調薪、薪資結構調整,以及獎金制度,完全轉嫁給勞工。因此,六大工商團體的目的,在於換取更優厚的減稅、外勞等其他政策利多。 

  果然,在行政院推出的「產業創新條例」當中,將營利事業所得稅從現行的已經很低的20%,再降至17%;且吳敦義院長更公開的宣示,考慮將外勞工資與基本工資脫鉤,而勞委會則計劃調整外勞政策,重新調整各業聘僱外勞的比例等。馬政府這一連串圖利財團的舉動,應驗了之前勞工團體的預測,同時,也宣告了馬政府向勞工團體宣戰的事實。 「差別費率」的一場鬧劇。 

  不顧輿論各界反對,仍提出健保差別費率的不合法調漲方案,企圖以『社會公益』的美麗外衣,以合理化其強行實施不符合社會保險精神與違反健保法的差別費率的蠻橫行為,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為此痛批,行政院竟對健保財務的規範一路違法始終如一,若強行實施差別費率,督保盟必將協助民眾提起行政訴願或行政救濟等救濟,以確保民眾權益!而行政院長吳敦義試圖以「肥鵝抖不抖,也可以抖出鵝毛」的比喻,來合理化這個扭曲健保精神的調整方案,督保盟則批評是假『社會公益』的民粹方式,公然愚民,法治蕩然無存,形同對特定所得者搶劫,人民無法接受! 

  督保盟認為,行政院難道忘記健保是社會保險?社會保險不是稅,差別費率是稅的概念,有所得重分配意涵,然健保不分年齡、殘疾或健康,透過齊一費率,達到互助原則,而不同所得者的投保級距,便是使有錢人多繳納保費的機制,全球任何一個社會保險皆然。然而,政府將稅制的不健全,使得富人無法多納稅、使得我國沒有最低稅賦制所導致的貧富差距拉大,長期怠於改革稅制,實現社會公益,竟企圖在健保這一個全民所繫的社會保險中,以行政上的手段來解決健保的財務危機,而不求整體的改革,將使得健保的問題更趨復雜、結構。 

  此外,倘若政府只求解決燃眉之急,那「二代健保」將遙遙無期。督保盟另搓破政府的另一謊言,雖然行政院頻頻發表要積極推動二代健保的修法,並且希望民眾支持健保調漲案,使健保度過財務難關,得以永續經營。然而真是如此嗎?實情是行政院口中的『二代健保應先法案』,送到立法院的竟只有為台北市欠費解套的『台北市條款』的三條修正案,用的還是人民納稅錢!政府只想從民眾口袋提款,渡過健保財務難關,卻不願意推動兼具支出面改革的『二代健保』;實情是政府正積極推動醫療機構公司化,企圖將惡化醫療階級不平等、推動醫療營利合法化此等扼殺健保價值與開世界倒車的荒謬措施,政府所創之健保難關將不僅僅有『財務』一樁! 

  健保財務問題絕非調保費就能解決,況且還是個不公益卻又違法的調漲案,政府應給人民建立法治典範與找回民眾的信任,重要的是現行漲保費除了不公外,其收入對健保財務更是杯水車薪,連一年財務效益都沒有,強行採差別費率是違法又飲鴆止渴的事,對健保永續經營毫無助益。 

二代健保的新契機 

  在社會各界炮聲隆隆之外,政府總算是懸崖勒馬的放棄即違法又不符社會保險理論精神的「差別費率」方案,改採「齊一費率、差別補助」的方式,於四月一日正式實施。而社會各界的壓力之外,行政院終於宣示推動二代健保,並於四月八日正式通過行政院的審議,預計近期送立法院審查。 

  回顧二代健保的推動,從民進黨執政時期開始規劃,但在朝小野大的政治現實下,擱淺在立法院的政治淺灘。如今事過境遷,當時極力阻擋的「在野黨」,如今已變成完全執政的「執政黨」,不得不去面對全民健保的改革,推動當時被他們在政治短利下視為洪水猛獸二代健保。 

  無論如何,立基於健保十幾年的寶貴經驗,我們樂見政府往二代健保的方向推動改革,但也希望政府是真心誠心的推動健保改革,並積極的除弊興利,讓全民健保能夠永續經營,造福所有的被保險人。 

本文刊載於2010年6月11日勞動者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