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勞動者電子報

◇政治民主 社會民主 經濟民主◇
★ ★ ★ ★ ★ ★ ★ ★ ★ ★ ★ ★ 2005.1.08
您正與 5423 位讀者共同分享「勞動者電子報 」!

*** 主 題 文 章 ***

德國外勞--土耳其客工移民(下)(鄧建邦)

【編輯室報告】
從台北車站到桃園中壢車站,現在每當假日時,許多城鎮的火車站裡 ,總有一群一群的外籍勞工的聚會;以目前可掌握的數字,台灣擁有 約三十萬的東南亞客工移民在台灣工作。雖然他們來的可能是短暫的 期間,但這些客工移民所產生的新文化現象,尤其認同,值得我們去 觀察觀察。

【非廣告】
      ###我 要 退 休 金 !###

  輕 輕 鬆 鬆 教 您 看 懂 新 制 退 休 金

退休金條例在2004年6年通過了  新版退休金中,有哪些新的規範? 與舊制退休金有哪些重大的不同?我該選擇舊制?還是舊制? 退休金真的都看得到也領得到嗎?新舊交替之際,勞工該如何選擇呢?

面對紛亂而不知如何解釋的法條,手冊中都將會為您一一破解

輕鬆讀退休金,教您輕輕鬆鬆作準備。

全新版大熱賣 每本五十元

2004台灣勞工陣線  認真發行

     ### 關鍵時刻  勞陣需要您 ###
 千 萬 別 讓 二 十 年 歷 史 的 勞 陣 斷 炊


二十年來,台灣勞工陣線伴隨台灣勞工一起成長,一起進步;今日, 我們面臨到最大的挑戰,我們需要您的支援以維持財務的穩定,勞陣 希望,未來能持續與台灣勞工一起成長。疼惜勞陣的朋友們,千萬別 讓二十年的勞陣就此斷炊..

帳號:09310116958
銀行: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公館分行
銀行代號:822

捐款帳號:09310116958 
銀行: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銀行代號:007

郵政劃撥:10139422
戶名:勞動者雜誌社

---------------- 【主題文章】 ----------------

德國外勞--土耳其客工移民(下)

鄧建邦(淡江大學未來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運動比賽與國家認同

移民扮演的是一個「社會他者」的角色,所以他的忠誠度會常會受到本地 社會的質疑。一個發生在土耳其移民身上的例子是2002年六月到七月間舉 辦的世界盃足球賽。在德國土耳其移民的比例高,尤其首都柏林更是如此 ,當地居住了15萬的土耳其人,是其了土耳其之外,土耳其人數最高的一 個城市。其中一個很特殊的地方是在柏林東區一個稱為Kreuzberg的地區, 有很高比例的柏林土耳其人,集中居住在這裡。

在2002足球世界盃中,土耳其國家代表隊的足球成員中,有八位是在生長 在德國,受德國的足球訓練,打過德國的職業隊,而其中還有兩位是出生 於柏林。當土耳其打入準決賽時,在這個區域的整條街上,頓時都成為紅 色的旗海,因為所有的土耳其商家都在商店門口掛起半月形星狀的土耳其 紅色國旗。很多的德國媒體看到這種場景,就大肆加以報導,「你看,這 些土耳其人的認同現在完全展現出來了,他們根本沒有融入德國社會!」 ,類似的聲音不斷在德國社會重複出現。

當時很多人擔憂的是,土耳其萬一打贏巴西進入決賽跟德國對爭冠軍時, 土耳其移民到底是揮舞土耳其國旗還是黑紅金三色的德國國旗?所幸是兩 支隊伍並沒有在決賽中碰頭。

「頭巾」作為穿著的裝飾,還是伊斯蘭激進宗教信仰的象徵?

此外,去年報載法國總統Jacques Chirac委託一個委員會,有意特別立一 個法案,在法國境內所有的公眾場合,舉凡學校、醫院、游泳池、勞工局 、警察局都禁止穿戴伊斯蘭的頭巾。理由是,以基督教會為主的勢力認為 ,在公眾場合穿戴伊斯蘭頭巾象徵公開展示一種特殊宗的教記號,某種程 度上是對法國的高盧文化傳統的「攻擊」。

德國的伊斯蘭信眾(3.1%)雖較法國為低(8.6%),但關於是否可以於公 眾場合佩帶頭巾,也是持續地爭議不斷。先前曾發生過兩個案例,即教師 是否可戴著頭巾進入課堂,以及醫院護士是否可穿戴頭巾。這些爭議的對 象都是指向占德國外國人口四分之一的土耳其外國移民。Beyer, Hessen, Bremen, Niedersachsen 及Berlin五邦,後來就宣示將立法在校園內禁止 穿戴頭巾,學校陳述理由是:「這樣可以維護校園內的和諧」。

移民的多重身份認同

除了運動比賽與宗教上的爭議,對很多移民來說,更困擾的是認同問題。 很多土耳其客工移民,在遷徙過程中,其實持續與母社會互動頻仍,生活 在兩社會之間,既非同化到德國社會,也不再以土耳其為其為一的認同對 象,很多人擁有的是雙社會的認同。即使對移民的第二或第三代來說,並 沒有完全免除認同的困擾,因為在他們成長歷程中,必須持續面對「母語 」及「母國」之間不一致的情形。同時,他們還必須抵擋來自本地社會多 數要求的同化壓力。

移民群的失業率

對移民來說,最嚴苛的挑戰毋寧是在他社會中工作上不確定的問題。1980 年,德國失業率還相當低,不到5%,但境內土耳其移民的失業率已經到達 5.9%。雖然1990年德國統一前後,數字有稍微下降,但是整體來看,外國 人的失業率還是比本國人要高出許多,到1998年時,土耳其移民的失業率 甚至高達23.2%。 也就是說,土耳其移民可就業人口中,四位中就有一位 沒有工作,等待工作位置。在一個以強調社會福利制度的德國,失業雖然 可以領取失業津貼,但沒有取得德國籍的土耳其移民即被排除在社會福利 的保障體系之外。

極右政治組織與排外

德國的失業現象在1990之前已經節節攀升,兩德統一之後出現兩極化的現 象,德西地區在統一之後有略呈下緩的趨勢,從14%降到9%, 但德東地區 卻一直居高不下,維持在20%到17%之間。德國境內的極右政黨組織,於是 趁機不斷的高喊外國人奪走了本國人的勞動位置,在大選時喊出「德國的 工作給德國人」,並且不時假藉名義攻擊外國人,希望把他們趕出德國。

從90年代末期到2000年初的歐洲,幾乎就是籠照在這股不安的氣氛下。尤 其911事件發生之後,來自回教國家的移民更是受到不時的政府特別 「關 照」;境內社會安全的議題,也不斷的被提出。諷刺的是,要強化德國的 社會安全,最後竟是簡化為幾個簡單的政策議題,如減少及限制移民數, 增加對來自回教國家移民的監控等。

土耳其移工,誰的問題?

土耳其移工在德國,是德國社會自己要面對的社會議題與問題,與台灣的 關係並不大。但同樣是接受國際移工的台灣,如果無法正視外國勞工的議 題,遲早這個社會會發現,我們引進的外籍勞工,不僅僅是一群替代性的 「勞動力」而已,我們同時進口了一群跨界流動的「移民」──需要從社 會性的角度來重新思考外勞政策,尤其是我們的移民政策。

德國外勞--土耳其客工移民(上)(鄧建邦) (2005.01.03)
【外勞 相關文章】
到電子報目錄

訂閱 【勞動者電子報】 〔智邦生活館〕贊助

台灣勞工陣線、勞動者雜誌社
◆地址:台北市100中正區漢口街1段110號5樓之14(518室)
◆電話:02-23110259、02-23142691、02-23115901(傳真)
◆電子郵件: labornet@seed.net.tw

回到勞陣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