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0523 反對「縮短工時」法案倒退修法 提案立委應懸崖勒馬

2017新聞
on 23 五月 2017
20170523 反對「縮短工時」法案倒退修法 提案立委應懸崖勒馬

民進黨上台後重要勞動政策,甫在今年上路的勞基法縮短工時政策,不到半年就遭遇同黨立委的嚴重挑戰。民進黨若干委員假「工時沒彈性」、「中小企業無法調適」之名,提出各項違背這次縮短工時修法意旨的倒退式修法草案,其中包括休息日以實際工時核實計算、延長工時「工時帳戶制」,以及特休假請求權遞延至次年等部份條文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表示:「執政的政黨一再出現前後相悖的局面,顯示這個政黨嚴重缺乏核心價值的事實」。在縮短工時修法上路不及半年之際,這樣的修法提案不禁大大的違背了台灣縮短工時的趨勢與社會共識,更將無助於解決勞工過勞的問題」,因此,台灣勞工陣線呼籲這些提案立委應懸崖勒馬,主動撤銷這次不利勞工的彈性化提案。

你我的勞動故事,歡迎投稿,以500字內為佳-來稿請於主旨標明「投稿」,並填寫姓名或筆名。經勞陣錄取後將刊載於勞陣官方網頁。本會具有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 » 投稿      

以前我還在四處打零工過活的時候,做過很多「受試」工作。一般來說很多研究計畫為了收集樣本,都要給受試者一些車馬費,有時候給現金,有時候是發超商禮券,我做過許多認知科學試驗,時間都不長大約40分鐘,每次可以領120~150元。有一次去做電玩遊戲相關的測試,他會在你頭上、臉上貼多個sensor,測你玩不同遊戲時的反應。待遇最高的是fMRI,要躺在冷冰冰的fMRI機器裡面,機器裡面有螢幕,螢幕上會出現影片和題目,手上會有一組按鈕用來做答,研究人員透過麥克風下指令,一次做完包含進MRI機器之前的筆試,要花3個小時,領800,我做過兩次。

 

我接過兩次「假受訪真拉下線」工作,第一次是古亭站附近,一間連鎖私人健身中心,一個教練帶你參觀各樓層(不是要填問卷?),跟你介紹項器材,接著介紹各種課程,皮拉提斯、飛輪、有氧、瑜珈,接著就開始拉你入會,一次要買幾年的會員,告訴你如果你每天去,平均每次只要多少錢,比政府的運動中心還便宜,還有私人教練,連毛巾都不用自備。不過如果我繳得起你們的年費,我還來需要賺一百多塊微薄的車馬費嗎?

 

另一次是一間早餐店,徵求受訪者去試吃他們的餐點,一開始先拿一臺體脂肪機幫你量體脂,然後就告訴你你的「身體年齡」是4X歲,讓你覺得自己很不健康,接著拿了好幾杯不同口味的奶昔給我試喝,一邊按照一份預先準備的問券問我問題,「平常都做哪些運動」、「平常一餐花費多少」,接著就透露自己是直銷,他們的奶昔如何又如何的好,又健康又養生,還可以減重,接著開始幫你算帳,每天只要XX元,要你把早、午餐錢省下來改喝他們的奶昔。接著開始拿他以前的照片,跟你說他以前也是上班族少運動,現在瘦了多少,身體變得多好。他還有一本相簿,裡面是一組又一組不同人的使用前、使用後照片。我先是很客套地誇獎他們的產品,接著誠實地跟他說我是口袋空空真的沒錢,聽到我這麼說,他馬上話鋒一轉,開始分享他的「創業歷程」,抱怨之前工作的待遇,開始邀我加入他們團隊一起創業,(這不是在拉我當下線嗎)我當下當然就打馬虎眼,說要回去考慮考慮。接著每隔幾天就接到他的電話,過了一兩週他才放棄。

 

(本篇由陳冠宇投稿刊載)

從各種層面來說在醫院工作是很殘酷的,因為每天面對病人死亡。社工處理家庭關係惡劣沒人認領的大體,然後又面對新的病人,所以死亡是工作一個基本單位。

 

另外在醫院保護性業務, 引產手術拿掉小孩或是出養小孩也是一個工作單位,每天把生命來來去當作一句話這麼輕。喔~那個住院好幾次誰誰誰死了喔!所以那個誰到底要不要拿掉孩子啊?這個月來了好幾個OHCA嬰兒,好多喔!還有被掛電話,被不滿家屬破口大罵這些情緒累積二三十年在一通電話下大爆發然後電話還是要每天打沒有完成任務我是不能放棄。

 

我其實也想放棄但是醫院的人、健保申報、出院壓力不會讓你有放棄機會社工系不是常被社會系覺得是失控正面思考的人我想的確有時候是不太用腦子這種不用腦子頗有唐吉軻德的味道唐吉軻德看到風車,衝上去和它大戰一場,弄得遍體鱗傷;他把羊群當做軍隊,衝上去廝殺社工就如同唐吉軻德一個集矛盾於一身既可喜又可悲的人物

(本篇由KK投稿刊載)

每天早上八點我經過忠孝西路口時,都會看到一位腦性麻痺的青年,穿著藍白拖,身旁有一台一般人推去菜市場買菜的菜籃車,裡面裝了一袋袋已經分裝好的水果。他口齒不清低聲的叫賣:「要不要買水果」但快步的上班族大都嫌惡地頭也不看,匆匆走過。

 

今天我特地停下來,跟他買了一袋香蕉7根80元。我跟他聊天,想了解他的生活狀況,他吃力的回答我,他住新竹湖口,跟別人批水果來賣,每天搭五點的火車來台北,賣到中午就回家。他說來台北比較有人買。

 

我估計他那車有香蕉蘋果等水果都賣完,大概也只有一千元,如果扣掉成本與來回車錢,應該賺不到三四百元吧。但是他這種辛勤工作自力更生的生活態度,令我動容。

 

我手中提著剛買的香蕉,經過喜來登飯店,隔著玻璃,看著豐盛自助早餐的餐桌上,一根咬一口的香蕉躺在那裡,等著被服務生倒進垃圾桶。今天是,一根香蕉兩個世界的概念。

公司代理英國的精密電子秤儀器,台造價都高達數百萬,買主都是國內的電子廠.我是維修人員到處幫購買機器的客戶保養維修.由於目前半導體零件越做越小,這種儀器就是要測量很細微的重量變化,精密度到達萬分之一微牛頓。

 

其測量方式是把細小的晶片,放到露珠般的錫水滴上,當晶片受到地心引力牽引,沈入錫水滴的瞬間,來測量它的重量.


這種儀器全世界只有兩家公司會做.重點來了,在2005年英國原廠升級第二代,當時公司就趕快買了一大堆零件備用,九年過去了,零件用完了,現在台灣電子廠當時花好幾百萬買的儀器,由於沒有零件更換,都必須花錢買新一代的機器。


 這些電子廠都痛罵我們公司詐騙.其實我們作為代理商也很無奈.因為我們已經預先購買大量零件備用了,延長了台灣廠商使用儀器的壽命,但是零件依然有用完的一天,但還是得不到客戶的諒解,這也難怪,畢竟數百萬的機器就這樣報銷。


這說明了,台灣的電子產業的生產設備,都是掌握在更高階的設備商的手上,歐美國家賺的都是這種高技術密集,無可替代的產品.產業層次,高下立判.台灣的半導體電子業的生產設備全部都掌握在先進國家手中,自翔為高科技產業,其實還差得遠。

前幾天因有私事,難得準時六點多就下班,工廠門口的保全警衛看到我,吃了一驚說:「你不是已經離職了嗎?最近好久沒看到你!原來這一陣子,我都在工廠待到凌晨才下班,碰不到他,讓他以為我已經離職。

上個月去參加同事的告別式,他是在深夜加班之後,騎機車從林口騎下山的時候,在彎道上居然沒轉彎,直接掉下山谷後身亡。大家猜,他可能是因為工作疲倦騎車騎到睡著。

其實在我們公司,作研發的工程師,每個月加班超過180小時的比比皆是,過世的同事,甚至超過200小時。大家都是趕工搞到十一二點才下班,有一天我也過了十二點才離開,騎上機車,從林口下坡往泰山方向回家,山區的涼風吹著真舒服,騎著騎著我居然意識開始模糊,眼皮逐漸下垂,彷彿聽到那過世的同事跟我講話的聲音。

我的頭好像一直垂到一個不能再低的角度,突然間我醒了過來,眼前一看,是十字路口紅燈,我雙手急煞,輪胎慘叫一聲,機車停了下來,我也嚇出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