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文/孫友聯(作者現為台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理事長)

  眾所矚目的政府年金改革規劃方案草案終於出爐,毫無意外的立即成為全民焦點。這場年金改革大戲,從2016年6月啟動「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歷經20場全程直播的委員會議,再加上北、中、南、東四場紛紛亂亂的分區會議,最終在1月22日「國是會議全國大會」暫告一個段落,而最後的改革方案將於三月送進立法院,預料將引發另一波的爭議和抗爭高潮。

  然而,這場早就被軍公教相關團體標籤為「砍年金」的改革,從一開始就引發特定團體的抗議,除了在委員會議的杯葛、咆哮與漫罵之外,各種不實的資訊透過臉書、Line群組等,流傳散佈於同溫層效應強烈的社群網絡,甚至在分區會議中爆發零星反改革者阻撓會議進行的暴力事件,再再的顯示這次年金改革的高度政治性。但無論是年金改革委員會或媒體的民調,支持年金改革的民意一直都在七成以上,顯示無論是軍公教勞等各族群,社會普遍都意識到年金制度改革的急迫性和重要性。

  除了較複雜且爭議較大的軍公教體系改革之外,從2009年才開始實施的勞保年金也做了部份的調整,其中包括法定費率再提高的評估機制、平均投保薪資計算期間的拉長、政府財務挹注的法定責任,以及整併勞退新制的評估等。然而,針對這次勞保年金改革方案的改與不改、足與不足,以及當與不當,我們可以從勞保年金的制度脈絡出發,檢視現制中的若干公平性疑慮,以及這次改革方案中應考量的問題焦點,希望能夠讓這個維繫近千萬勞工老年經濟安全保障的制度,更能在兼顧公平性和世代正義的原則下永續的發展下去。

  2009年勞保條例年金化的關鍵修法,完成了台灣年金體系的最後一塊拼圖。其中,除完成勞保年金化之外,顧及新舊制度轉銜、被保險人選擇權及財務平衡需求的重要因素,並降低修法阻力,無論是從保費或請領年齡的法定調整機制,都採漸進式的方式逐年調整,各項制度設計都可成為國內其他年金體系改革參考的底本。惟立法過程中考量各方的胡亂加碼,尤其是年金給付率從原先規劃的0.8%一路喊價到2%,最終確立了一年1.55%的年金給付率,平均投保薪資採計期間也以最高60個月的投保薪資計算,然而保費和請領年齡調整速度卻未相對的呼應調整,的確種下了勞保年金制度的世代公平隱憂,就成為各界訴求年金改革的標的,尤其是在勞保財務面臨即將入不敷出和基金用罄的危機,如何兼顧勞保財務公平性和世代正義的需求,將成為新政府年金改革的一大考驗。

  無疑,這次勞保改革方案要解決的兩個核心問題,就是「財務平衡」和「世代正義」。前者是社會保險制度中的數學問題,如何滿足支付期待和一定安全準備的收入,避免保險體系出現入不敷出的財務失衡問題,進而引發基金破產的恐慌。事實上,社會保險隨收隨付制度實施已超過百年,上開問題也不是台灣獨有,因此,我們可以從其他國家豐富的政策經驗得到許多啟發,其中包括透過現金流量,合理調節收入與支付的連動性,以及是否需要過長的安全準備等,都是影響最終費率的主要因素。這個問題,考驗著執政者的改革決心,而過去因為不當的政治加碼導致問題的失控,這次改革要一併修正和調整,否則就只是延緩問題的亡羊補牢措施而已。

  另外一個社會普遍關注的議題,就是制度內的世代分配正義。尤其,在媒體「繳多、領少、延後退」的渲染之下,年青人對於勞保年金這個強調世代互助的體系漸失信心,擔心未來自己將承受過度的負擔。然而,理論上這樣的憂慮不會發生在社會保險隨收隨付制,事實上每一個人最終所領的數額,肯定超過其所繳的費用甚多。但年青族群的擔心也非空穴來風,前述政治加碼導致財務失衡,再加上台灣當前人口結構的發展,的確可能會造成勞保年金體系中的嚴重世代責任失衡問題,例如,倘若調節財務機制的提高保費、降低給付及延後退休年齡等手段,都由某個世代的人來承擔,就會產生嚴重的世代剝奪,制度的世代互助也就蕩然無存。因此,這次改革可以考量幾個面向來調節,避免這個已經存在的問題繼續的惡化,其中包括加速保費和請領年齡調整的速度、拉長平均投保薪資的採計年資,以及適度的調整給付等,都是可以參考的手段。

  最後,這次勞保改革主要聚焦於「年金給付」的設計,但對於在年金改革委員會議中多次被提及,同時也是勞工團體多年訴求改革的「四人以下事業單位強制納保」完全沒有著墨,實令人不解和失望。這個嚴重侵蝕受雇勞工權益的制度沉痾,無疑是雇主逃避員工社會保險法定義務的後門條款,讓許多勞工被排除在勞保、健保、就保,甚至是勞退新制的保障,同時也提高勞工的保費負擔。因此,當政府關注年金現金給付改革的同時,也應具體回應這個勞保制度內的結構性問題,讓勞保制度內更加公平。

  2013年,馬英九總統揭示台灣年金體系「財務不足、行業不平、世代不均」等三個核心問題,並敲鑼打鼓的提出了改革方案,最終在軍公教體系的強烈反抗下胎死腹中、一事無成。時光飛逝,四年過去了,問題非但沒有解決,反而因為原地踏步而更加惡化。2016年蔡英文總統將年金改革列為施政重點,並成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希望凝聚改革的社會共識。經過幾個月的討論,民調超過八成的民意支持年金改革,端視這次蔡政府的改革決心,是否會和馬政府一樣虎頭蛇尾又蹉跎改革,以致讓問題繼續的惡化下去,將是接下來社會各界監督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