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FacebookTwitterLinkedinShare on Google+

  • .下載信用卡授權書

  • .銀行匯款 / ATM 轉帳

  • 金融機構名稱:

  • (007) 第一商業銀行總行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 帳號:0931-0116-958

  • .郵政劃撥

  • 劃撥帳號:50118157 

  • 戶名:台灣勞工陣線協會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2017新聞
on 01 十一月 2017
20171031 勞基法「五大倒退修惡」,勞工陷過勞煉獄

勞動基準法在去年底大幅度修法,從今年初實施不到一年,如今新上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為了要「拼經濟」,解決「企業五缺」的大旗之下,於今天(10/31)提出了勞基法修正案。台灣勞工陣線認為,賴揆聲稱此次再度修法是「既保障勞工的權益安全,同時也提供企業經營的彈性,取得一個平衡發展」,但從最終出爐的版本即可發現,此次修法根本是棄勞工權益安全,只為求全企業經營彈性,踐踏原有平衡,而向資方傾斜的嚴重倒退。

文/黃吉伶(全國產業總工會副秘書長) 

  記得國小的時候還算經常參加作文比賽,也寫過許多以『反攻大陸解救大 陸同胞』、『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飄揚在神州大陸』做為結論的作文 ,從現在這個時代看來,其虛幻的程度,大概跟我六歲的女兒希望自己有 一天可以變成白雪公主或是灰姑娘一樣屬於相同的等級。 

  過去這種孩子的虛幻想像(神州大陸在哪裡?長什麼樣子?一個國小的孩 子並不知道),如今居然有人以達到「終極統一」為目標,提出了一條具 體實踐的道路,實在令人大開眼界。這個方法就是透過三步到位的「兩岸 共同市場」規劃,循序漸進,成立兩岸自由貿易區,關稅減免,商品、勞 動力、資金全面自由移動,最後「從經濟統合走向政治統合」。 
  不過,請讓我們冷靜仔細想想:想要成為灰姑娘,必須要經歷的過程是什 麼?為了成就灰姑娘的故事,她必須要先失去她的母親(臺灣的農業首先 不保);接著,再引進壞心眼的繼母(中國的商品、資金、勞動力大舉入 侵);父親當然也必須要被犧牲(臺灣的產業以及勞工也必然會被犧牲) ,否則就不可能成就灰姑娘的條件;從此,灰姑娘歷盡各種折磨,如果還 能幸運活得下來的話,最後也許可以「從此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是否我們能夠接受這麼多的犧牲,只是為了一個虛幻而未知的「王子與 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在共同市場的架構下,農業、產業將會遭受的衝擊令人害怕,我們真的想 要以傷害農民與勞工來換取這個虛幻的「共同市場」嗎? 
  兩岸經貿的議題彷彿隱藏著難解的密碼,從過去對於兩岸三通直航政策的 討論開始,勞工團體即已憂心伴隨而來的衝擊:產業外移、關廠歇業、失 業率上升、所得分配惡化等,對臺灣的勞工而言,台商對中國的投資早已 經是過度開放、過度投資,而政府卻無法有效管理。 
  勞工團體一直以來對於所有與自由貿易協定類似的概念,都抱持著非常戒 慎恐懼的態度。因為在自由貿易的架構之下,資本可以快速的移動,必然 對勞工的就業造成不利的影響。過去因為兩岸政策的開放,資本快速外移 ,西進大陸,從2000年開始造成臺灣嚴重的失業問題,並在2002年失業率 達到5.17%的最高點,這幾年透過各種就業政策與措施的努力,好不容易 才讓失業率降低。因此在三通直航的議題上勞工已經是相當程度的保留。 
  2003 年7月全國產業總工會也與許多勞工團體共同反對「自由貿易港區條 例」的立法,我們擔心自由貿易港區要求外勞的進用與薪資不受國內法規 的限制,將會成為剝削外勞的溫床,進駐自由貿易港區的廠商如果抱持著 壓低勞動條件以企圖與對岸進行割喉式的惡性競爭,將進一步使臺灣的貧 富差距惡化。 
  2005 年12 月在香港舉辦WTO 部長級會議之前,全產總先於11月辦理一場 「WTO 與全球因應」國際研討會,特別針對農業、食品產業及勞工之因應 進行討論,許多工會幹部也在當年前往香港參加場外抗議行動。 
  勞工團體的一貫主張,不只是反對三通直航,也反對WTO、反對全球化。 
  然而在所謂的「兩岸共同市場」的構想中,三通直航只是序曲,接下來還 要減除貿易障礙,包括關稅及貿易資格限制等,然後成立「關稅同盟與貨 幣同盟」,屆時商品、勞動力、資金都可以全面自由移動。理所當然的, 資金必然會往土地、勞力價格低廉的中國流動,勞工則會往工資高的臺灣 移動。兩岸共同市場,會讓整個台灣成為一個向全世界開放的自由貿易區 ,在這個範圍廣大的資本租界中,勞工將會失去應有的保障! 
  2007年臺灣勞工陣線曾經邀請香港職工盟幹部來台參加一場「全球化、資 本流動與就業」論壇,說明《中國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 對香港勞工及工會的影響,CEPA內容主要分為三大部份﹕貨物貿易、服務 貿易以及「個人遊」計劃。 
  香港職工盟宋治德幹事的報告中提到,在CEPA之下香港觀光產業的轉變, 非常值得臺灣引以為戒:「2003 年7月開始推行的『個人遊』計劃雖然帶 動香港與旅遊相關行業的收益、增值以及就業機會,但是『個人遊』旅客 的消費模式的轉變,使得自2005年後酒店及旅舍業的就業人數開始降低, 反而零售業就業人數則上升。而對勞工更為重要的是,雖然『個人遊』計 劃改善了酒店、飲食及零售行業的就業狀況,但行業的工資並沒有顯著提 升。工資水平根本追不上生活物價指數。」(引述自香港職工盟的報告) 
  這份報告中已經清楚描繪出CEPA實施以來香港勞工的遭遇:「工人並不能 像資金一樣可以到處遷移,當本地資金北移,造成服務業空洞化,工人多 只能留在香港接受低工資的職位。即使現時香港經濟處於復甦,很多資金 確實回流到本港,但大都只是流入樓市及股市,造成泡沫經濟。基層工人 並不能在這個泡沫經濟的日子得到多少實惠,更要飽受高樓價及高通脹之 苦。當泡沫經濟再次爆破時,基層工人卻要承受減薪及裁員的苦果。」 
  從上述香港的例子中,已經說明了CEPA的實施只是讓香港創造出低薪、低 勞動條件及低技術的就業機會,其結果雖然在短期之內使資金流入香港, 經濟看似處於復甦的狀態,但實際上卻是空洞的泡沫經濟,基層勞工不但 無法受惠還必須面臨通貨膨脹之苦。而CEPA僅是減除貿易障礙而已並不包 括勞工自由移動。 
  兩岸共同市場給勞工帶來的災難,除了衝擊臺灣國內產業之外,廉價的中 國勞工勢必將對台灣勞工的工作權及勞動環境構成威脅,中國的觀光客帶 來的也只是低薪的就業機會(香港的個人遊計畫可為借鏡),在不遠的未 來,我們已經可以看到臺灣將只剩下低薪、低勞動條件、低技術,以及低 附加價值的服務業。在這樣的經濟整合過程中,只有跨國財團有能力從中 獲取好處,勞工仍舊是被犧牲棋子。 

 

本文摘取自勞動者雜誌第148期